首页 > 股票学习 > 基础知识 >

什么是离岸公司,离岸空壳公司的发展历程

热度: 时间:04月16, 2021 来源:网络

  “离岸空壳公司”这个词常常出现在和欺诈、逃税等相关的负面金融新闻里,最典型的一次莫过于2016年爆出的 文件泄露事件:一位匿名人士向德国媒体提供了一份包含二十多万个离岸空壳公司的财务信息的文件,揭露了每年数万亿美元的金钱流动,而这些公司的最终受益人指向大量政商体娱界名流。该新闻一经报道,便引发全球震动。

  

  人们也因此得以发现,由一个个离岸空壳公司构成的庞大地下秘密世界,不仅纵容了欺诈行为,还使得巨富们的家族资产逃离税务部门的审查,以极低的成本代代相传,完全无视“地上世界”的法律。离岸空壳公司给财产转移提供的便利,已成为全球财富不平等的主要促成因素。

  而这些数量多达六位数的离岸公司,竟然全部都由一家名叫莫萨克·冯塞卡(Mossack Fonseca,下文简称莫·冯)的公司创立。该公司位于美洲小国巴拿马,自1977年成立以来,发展迅速,鼎盛时在世界各地设有四十多个办事处,雇了六百多名员工,而这家公司每天只生产一种产品:公司。

  

  莫·冯的创始人是莫萨克(Jurgen Mossack)和冯塞卡(Ramon Fonseca)二人有很多共同点:他们都出身优渥、受过良好的法学教育,都离巴拿马的顶级权贵小圈子很近,又都进不去。野心勃勃的二人四处找寻让自己社会地位更上一层的门路,而巴拿马大环境让他们看到了机会。

  

  (左:Jurgen Mossack,右:Ramon Fonseca)

  从20世纪20年代起,巴拿马便仿照美国特拉华州的相关规定,允许外国人在不公布所有者或股东信息的前提下在当地购买公司。莫萨克首先从中嗅到商机,1986年7月冯塞卡也正式加入,通过资源整合,二人合作伊始便手握五千多家注册公司,通过收取年费,拥有稳定的收入。

  没多久巴拿马爆发大罢工,整个国家都被搅乱,并受到美国的抨击,在国际上面临被孤立的风险。于是莫萨克和冯塞卡仔细研究世界地图,紧急寻找另一个可供他们注册公司的地方。新地址需要满足对外国资产收低税或不征税、政治制度稳定、信息保密、竞争少、离巴拿马近等要求。

  最终英属维京群岛进入他们眼帘。该岛因天气原因无法发展农业,收入主要靠旅游业。毒品交易倒是盛行,但政府无法从中收税。因此当地政府非常欢迎莫·冯这样的公司给他们带来收入,对在当地创办公司的要求比巴拿马更宽松。

  

  起初,莫·冯的基本业务模式非常简单:

  1、购买人一般是律师或会计师之类的中间人,他们付钱替他们代理的客户购买莫·冯已经注册好的公司或基金会;

  2、巴拿马和英属维京群岛在内的许多国家和地区,都允许公司发行无记名股票,这些股票是一张实体的纸,谁拿着这张纸,谁就拥有公司(由于这种股票的持有人可以完全匿名地转让财产,于是备受洗钱团伙的追捧);

  3、至于公司的董事,则由莫·冯自己的员工担任,通过预先签好的协议,他们替真实的公司所有人掩盖身份,并在一切需要签字的地方签上自己的名字,每签一个名字,莫·冯都会收取客户额外的签名费(由于这项工作毫无技术含量,因此由初级员工负责,有些员工可以在多达几万个公司或基金会担任董事)。

  4、到了每年需要对公司进行重新登记的时候,莫·冯会再次向客户收取几百美元的续期费用。

  举例来说,假如有人想给自己的孩子买套房,但既不想交高额交易税,又担心万一孩子以后离婚房子会被分走,还要保证万一孩子发生不测时房子的所有权会回到自己手里,那么他就联系莫·冯,提供所需材料,并在莫·冯已经注册好的公司里挑一个名字看着顺眼的交钱买下来。为了更加低调,莫·冯还会进一步建议这名客户再买一个由莫·冯员工出任董事长的基金会,由该基金会持有公司。

  通过这样的业务模式,莫·冯为无数个人和公司隐藏了非法收入,也让自己赚得盆满钵满。随后,又有更多公司希望复制莫·冯的成功,陆续入驻英属维京群岛,把当地的经济代入了一个繁荣时期。为了进一步开拓业务,并在越来越激烈的竞争中取得优势,后来莫·冯又进驻巴哈马和纽埃市场。这些很多人并不知晓的小国,却因当地政府有意而为之的宽松法律,成了孵化空壳公司的温床。

  

  截至1994年,英属维京群岛共有136112家空壳公司,占全球离岸公司总份额的47.7%,莫·冯则成为该区域的佼佼者,占了当地市场份额的10%以上,但他们还是觉得不够,想进一步提高扩张业务的速度,于是他们开始大量发展分销商帮自己卖公司。这么做当然有风险,毕竟审核客户资质的环节也随之下放,但莫·冯为了赚钱也管不了那么多,想着万一真出事就甩锅给分销商,给自己埋了不少雷。

  莫·冯的一个美国分销商John Gordon就是一例。John Gordon于1997年和

  Ian Tuppen及Subhash Singh二人签下合同,把他们变成了莫·冯的客户,完全不顾他们做的是售卖盗版微软软件的生意。微软把他们告上法院。1999年,英国法院一纸判令罚二人300万英镑。莫·冯侥幸逃过一劫,但也正因如此,这事没有给他们敲响警钟。

  1995年,巴拿马国会通过一项法律,允许在巴拿马的成立的基金会的人员和财务信息更加不透明,还保证了幕后真正持有人的控制权。莫·冯利用这个契机大赚特赚,公司负责此项业务的高管Ramses Owens更是毫无底线,他在明知他的客户Steven Goodwin参与过南非最大的金融丑闻案Fidentia案后,依然为其创建公司和基金会,帮助他逃税。

  

  随着莫·冯签的客户越多,风险自然也越大,其中最恐怖的一个莫过于墨西哥毒枭拉斐尔(Rafael Caro Quintero)。此人靠贩毒成了亿万富翁,对待警察和卧底手段丧心病狂。1989年他被逮捕,并被墨西哥法院判处40年监禁。当时拉斐尔的财产都归莫·冯的公司持有,当地政府希望莫·冯配合警方将其财产充公。但莫·冯的两位创始人实在太害怕拉斐尔,所以没同意这个要求。事实证明他们认怂是很“明智”的,因为拉斐尔在2013年意外出狱,比原本的判罚提前了整整12年。

  

  银行也是莫·冯的重要业务拓展伙伴,因为银行的业务经理对自己的富豪客户是否需要一个离岸公司再清楚不过了。通过合作,这些银行将非洲政要、中东皇室、俄罗斯黑手党等世界各地的高净值人群签到莫·冯。甚至某些银行高管本身也是莫·冯的客户。

  银行给莫·冯签来的客户中,Jeffrey Tesler是其中相当臭名昭著的一个。他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在尼日利亚和美国政坛间穿针引线,利用尼日利亚开发天然气项目的契机,推动了当时由美国前副总统迪克·切尼任职CEO的公司Halliburton对尼日利亚公司M.W.Kellogg的收购。2003年,美国检察官发现这家公司向尼日利亚政府官员行贿1.3亿美元,而作为回报,尼日利亚给Halliburton带来了价值60亿美元的各类工程项目。2010年,尼日利亚因此起诉迪克·切尼,不过在Halliburton支付了3500万美元的和解款项后,这些指控都被撤销了。

  

  

  (迪克·切尼)

  一路争议不断,莫·冯的业务依然飞速扩张,2002年他们创建了七千多家公司,到了2004年这个数字翻了一倍,而背后为之付出代价的,甚至还有无辜百姓的生命。一个名叫John Knight的英国人2005年购买了一个莫·冯公司,后来他通过该公司向当时正在苏丹达尔富尔屠杀数十万平民的苏丹政府出售了一大批武器。

  看似阳春白雪的艺术品收藏界,也到处是离岸公司的身影。瑞士的日内瓦自由港存储着约120万件艺术品,保守估计价值超1000亿美元。因该地免税且对买卖双方身份保密的特点,很多人会通过离岸公司把买来的艺术品放在这里。甚至很多时候,只要在在两个空壳公司之间转移款项,然后把某件艺术品从这个仓库搬到那个仓库,就完成了一笔交易。正是这种毫无门槛的环境,让洗钱变得易如反掌。

  

  (日内瓦自由港一角)

  除了日内瓦自由港外,一些世界著名的拍卖行,为了把艺术品拍出更高的价格,也会帮忙隐瞒幕后买家和卖家的身份。

  随着莫·冯客户数量的增加,他们的客户知名度也越来越高。俄罗斯是收入不平等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但俄罗斯总统普京却是离岸金融世界里的超级巨头。普京长期以来都被认为是真正的隐形顶级巨富,据传坐拥数百亿美元的财富。而他克格勃背景也让这一切顺理成章(毕竟情报机构和离岸公司从来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美国中央情报局也不例外)。

  

  普京和莫·冯产生联系的渠道是罗西亚银行(Bank Rossiya)。九十年代初,在普京的命令下,原本归国有的该银行股份被转给Yury Kovalchuk和Nikolai Shamalov,二人自然视普京如恩人。替普京代持各类资产的都是他的心腹,这圈人号称“湖党”,他们通过和普京的关系拿到各种国家级项目,赚得盆满钵满,替他代持各种豪宅、飞机、游艇等奢侈品更是不在话下。当然,这一切都是走离岸公司的帐。

  

  根据俄罗斯政府的统计,1999年至2015年期间,俄罗斯的资本净流出达到5500亿美元,而这些钱正是通过离岸公司运出去的。

  和普京颇有渊源的特朗普也和莫·冯关系紧密,早在1994年,他就开始通过莫·冯公司进行房地产交易。除他本人外,他的生意伙伴,如曾在多伦多开设特朗普酒店的Alexander Shnaider和Eduard Shyfrin也在多家莫·冯公司担任股东。特朗普的女婿贾瑞德也和拥有多家莫·冯公司的以色列寡头Lev Leviev达成过2.95亿美元的房地产交易。

  

  (右为Lev Leviev)

  在本文开头所写的“巴拿马文件”事件爆发后,一直全速前进的莫·冯来了个急刹车,公司的两名创始人莫萨克和冯塞卡于2017年2月被捕,并在各自交了五十万美元的保释金后于4月被保释。

  但这并不意味着地下金融世界的消失。像英属维京群岛这样的地方,增加了投资协议中尽职调查相关的内容,瑞士的银行降低了自己的保密力度。这些举动增加了进行违法资金转移的门槛,但永远无法根除它们。

  正如莫萨克本人在2017年4月的发文中所讲的那样:

  “近一年来,在巴拿马等地的公司成立数减少了30%,但在特拉华州、内华达州以及其他美国地区,实际上却仍不需要进行尽职调查,(这类)公司仍在蓬勃发展!在巴拿马一直努力想变得比白人更白的时候,赚钱的却是其他人。我们大家都应该对此进行反思,并得出自己的结论。”

标签Tags:
离岸公司

  上一篇:什么是送股、转股、配股,配股与送股有什么区别?

  下一篇:股票配资选股要注意什么?